當前位置: 首頁 > 體育?足球 > 足球 > 比利奇:缺少9名重要球員問題很嚴重

比利奇:缺少9名重要球員問題很嚴重

2021-05-28 07:46:40來源:搜狐體育

上周六一早,比利奇就來到了球場,大概9時左右,他和他的助手們已經開始在這里吃上了早餐,這是球隊回京之后比利奇的習慣。當天的訓練,安排在上午11時開始,早到的比利奇和中方教練組打了招呼,布置了訓練內容,等著球員們一個個來到球場。

雖然是間歇期,但訓練量絲毫沒有間歇的意思。比利奇的每堂課幾乎都在100分鐘左右,訓練量很大,對抗程度足夠,大部分時間是由助理教練帶隊,比利奇只在必要時說話。訓練期間,比利奇始終戴著帽子。來到中國,戴帽子似乎成為了他的習慣,不僅僅因為遮陽。球隊在蘇州時,前兩輪兩連敗,第3輪開始前,比利奇換了一頂帽子,結果球隊開始連勝,如今這頂帽子他現在依然戴著。

四輪戰罷,國安兩勝兩負,拿到6分。這樣的開局并不理想,尤其是聯賽開端兩連敗,更是在意料之外。對于剛上任的比利奇來說,他的第一首曲子,就演砸了。

兩連敗之后,關于比利奇的質疑聲音很多,發布會上他也面對了犀利的問題,但克羅地亞人早就見慣了大場面,這點波折似乎沒有在他那里引起任何波瀾。俱樂部內部的力挺,也是他氣定神閑的重要原因。好在,后面兩場國安全都取勝,球隊逐漸回到正軌,比利奇也算是過了最難的一關。

很難通過這4場比賽去給新賽季的國安下定義,球隊陣容極其不整,奧古斯托、費爾南多歸期未定,國腳狀態不佳,而且比埃拉、于洋、王剛接連受傷……也同樣很難給比利奇下定義,先不談足球哲學,就技戰術和用人來看,比利奇治下的國安滿眼都是過去的影子,如果說有變化,除了幾個新人外,對抗強度似乎是有所增加。

至于比利奇這個人,似乎也和預想中的人設有偏差。他來之前,人們腦海里全都是激情四射的畫面,搖滾主帥和京派足球是絕配,國安應該會重新燃起失去的“魂”;比賽打起來后,卻全非想象的樣子。比利奇很沉穩,與球員相處時,他像是大哥;指揮比賽時并不夸張,更衣室里的動員也并非熱血范兒,就連面對鏡頭、接受采訪時,他的肢體語言也并不多。他像是已經收山了的貝斯手,早就將心愛的琴弦擦拭了一番放回了琴箱,只有左耳那閃亮的耳釘證明著,爺曾經燥過。

現在,不要再提什么音樂、什么搖滾了,比利奇說,“我們來好好談談足球”。

◆《足球》:你好!每天早上都來這么早嗎?

比利奇:我也不知道你說的這個早是多早。對于我來說就是個習慣,因為訓練前兩個小時到工作地點,這對我來說很正常的,從我第一天當教練開始就是這樣一個習慣。這樣的話,早一點到,可以準備一天的訓練,然后跟我的克羅地亞教練團隊,以及整個中方教練團隊都可以提前打個招呼、見個面,然后等待隊員們的到來。

◆這讓我想起來中國有句話,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對,我們那也有類似的話,這是一個全世界的共識吧,誰勤奮,誰愿意多付出,那肯定就會成功,相對來說不會遇到太大的困難。

◆我們聊聊足球的話題,四輪比賽之后,對于中超聯賽的整體印象怎么樣?

今年的聯賽又是比較特殊的一個賽季,大家都知道,因為疫情,聯賽都處在封閉的狀態,還要分成幾段,但是總的來說,中國的聯賽組織、安排以及相關工作都是很細致、很到位,組織得很好。聯賽總體分兩大組,每個組里面都是強隊、稍微弱點的隊交錯著,不管是強隊還是弱隊,看得出來大家的技戰術要求都是很高的,踢比賽的時候都是很有章法的。

另外,由于疫情造成的國際旅行的限制,整個中超沒有一支隊不受影響,多多少少都會受到影響,再加上個別俱樂部自身的問題,造成了有幾個隊可能是最后時刻才組隊參加聯賽,所以可能他們受到的影響也比較大。但是,在這么困難的情況下,最后在場上展現出來的比賽,每個隊的戰術內容還是很高的,沒有一場比賽是特別輕松的,就算是所謂的爭冠熱門,對付弱隊的時候,要拿到分數也不是很輕松。

◆國安前四輪比賽拿了6分,這和你賽季前預想的是不是有一點點差距?

聯賽開始前,如果有人向我提議,或者向我們俱樂部提議,前四輪給你6分,同不同意?我肯定不會接受。但是經過前四輪以后,特別是我們自己前兩輪情況不是很好的情況下,再加上別隊的表現,我可以深切地感受到這種疫情造成的特殊情況,比如我們的主力隊員沒在,有些隊員是在準備期的時候陸續回來的,造成的影響還是很大的。所以說最后拿到6分,應該說還是可以讓人滿意。再加上另外幾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他們也多多少少出現了一些問題,這樣的話,最后成績相差也不是那么大了,感覺一兩場比賽也是還能夠追回來。

我們面臨的人員上的問題,跟去年比很明顯,樸成前面幾場都不在,臨時租借的阿蘭合同到期回廣州了,侯永永受傷了,奧古斯托和費爾南多沒回來,比埃拉和巴坎布是在準備期的后期回來的。其實比埃拉和巴坎布的情況我們早就預料到,他們肯定不可能在一個太短的準備期里準備好,而是要通過打比賽去準備自己,把自己的狀態提高上去,包括李可回來也是晚了,巴坎布更不幸,因為新冠的問題,他還在醫院住了一個月。然后金玟哉、王剛、于洋這個傷更是雪上加霜了,另外我們多個國腳不只一次、兩次,每次都要去國家隊集訓兩周以上……這些情況放在一起的話,我感覺最后的6分還是讓人滿意的。

另外,我還有一個樂觀的觀點,如果把眼光放到整個賽季,聯賽初期這么多困難的情況下,我們在幾支爭冠球隊中可以說是受到的問題影響最大的情況下還能夠沒有掉隊,我覺得如果是一個正常情況下,全隊能夠在后期逐步地完善、逐步地齊整的話,那我覺得還是很有希望的,而且我很熱愛這支球隊。

對一支球隊來說,主力球員如果損失3個人問題比較大了,損失5個人,問題就太大了,而我這現在是9個,他們都是過往比較重要的球員,目前都不在。我要特別表揚一下剩下的這些隊員,正是因為他們的勇氣、他們的擔當,才能夠把這9個人的缺失給補回來,包括我們新引進的年輕球員,都是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足球》:我記得第一場賽前發布會,你說大家對第一場比賽不要期望得太高,這是不是說明你當時對于球隊的整體狀況已經有預期,覺得第一場比賽可能會遇到問題?

比利奇:其實我對新賽季的期待一直是很高的,因為我身穿的這件國安隊服,它是很有分量的,這支球隊是一支大球隊,我一直充滿期待。而且我來中國這個決定,就是帶著很高的期待的。

其實我想不光是俱樂部本身,所有跟國安有關的,像球迷等等,他們對這個賽季都是有很高的期待。我剛才說到那么多困難,并不是為了找個借口說拿6分就夠了,也不是逃避我自己的責任,或者說是把我們的目標降低了,我只不過是回顧一下整個準備期和前四輪的情況,我講這些更多的是為了向大家證明,我們困難很多,但是這么困難的情況下,我們現有的人員能夠打出這個成績來,這能讓大家有更高的期待,不用悲觀,而是要更樂觀,我們人員逐步齊整、我們磨合得更好的話,我們完全可以實現年初的目標。

因為我感覺在這么困難的情況下,我們還是在逐步提升,比如說打申花的比賽打得特別差,但是跟上海海港那場比賽就打得不錯。其實我們也很少碰到開賽就輸兩場這么差的一個開局,通常,一支大的球隊,年初兩連敗的話,往往會造成很多問題,然后就走下坡路了。緊接著我們打大連也不是那么好打的,尤其是進球之前,場面很膠著,但是大家靠著勇氣、團結一心,當然也是憑自己的水平,最后進了球,然后逐步地站穩了腳跟,這是讓我感到很樂觀的一個現象。

◆前面兩場比賽,國安的整體狀態不好,后面兩場兩連勝,在這期間做了什么樣的調整?

當然了,我們肯定要去分析比賽,看看不好的原因在哪兒,然后根據找到的問題,去做一些微調,最主要的就是讓隊員不要把頭低下,也就是說不要丟失信心,然后保持隊內的穩定,保持冷靜。前兩場比賽其實也不能完全認為就是兩個大敗,因為這兩場比賽是性質不同的,像申花那場比賽,我不認為我們就是失敗了,因為申花這種踢法太特別了,你很難去建立你的進攻,去流暢地打出東西來,在這么困難的情況下,我們打上海海港馬上就調整了。

其實打海港那場比賽,唯一要改變的就是我們進入比賽的節奏,一上來那種太倉促丟球的情況,這個要改變,尤其是4分鐘丟兩個球這種情況。當然了,我也不否認,上海海港是應該贏得這場比賽,但我認為我們上來就那么輕松地讓人進兩個球,再好的隊,想馬上扳回來也太難了。那場比賽可能運氣不站在我們這一邊,但我還是找到了很多讓我感到積極的東西。其實你去看我們跟大連那場比賽,真正改進的也就是一上來沒有讓對方去抓我們那種愚蠢的錯誤,一個看似簡單的改變。

◆對陣大連的中場休息,我想知道你跟隊員說了什么?因為直到那時候國安新賽季兩輪半的比賽,還沒有看到勝利的希望,但是那半場調整之后,國安開啟了勝利之路。

其實那場比賽里邊我們還有一個大問題,就是比埃拉被踢傷了,只能被換下來。那時候我要求中場球員必須進入禁區去多搶點,多射門,下半場確實起到效果,很快進了兩球以后,我們就放松了,可以正常去踢了。其實每個新賽季開始的時候都是這樣的,隊員心里會有些不確定的想法,他會去求證,我今年這個準備期怎么樣啊?我是不是已經達到比較好的狀態了,能不能踢出原來的水平?

尤其在準備期不是很系統,因為封閉,因為旅行限制,可能很多人來得晚,等等這些原因,所以他對這種疑問會更大。這個其實對個人,對全隊來說都是一樣的。你要想去給他一個積極的答復,最好的就是一場勝利。當然了,有時候可能需要帶一點小的運氣,能夠去盡早地得到這樣一個積極的答復。有時候可能還需要個別有能力的隊員,去利用他的個人能力解決問題,我們這場比賽就是稀哲的兩個快速進球,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足球》:這四場比賽哪一場是相對比較滿意的,或者說哪一場的哪個片段是最接近你想要的?

比利奇:可能是在跟武漢那場比賽進完第2個球以后吧,那個十來分鐘,我感覺我們全隊完全放松了,完全在踢自己想要的足球,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創造了三次絕對的機會。其實我最喜歡的就是我們這種持續的傳導、流暢的踢法,即使是在輸給海港的比賽里邊,除了剛開始那幾分鐘我們丟球,后面大部分的時間還是有這個影子的。除了我剛才提到的一些不足的方面,可能隊員的那種思維方式也有一些地方可以改進。

雖然我不是中超聯賽的專家,但是通過近一段時間,包括準備期,包括我前期對中超的一些調研,我感覺今年疫情這種特殊情況,中國的本土球員很可能要發揮比往年更大的作用才行。當然,在更早的中超聯賽里,我也知道,就是外援名額比較少的時候,也是本土球員為主的。后來隨著外援人數增多,外援水平也在提高,然后大家就習慣了,特別是那些巨星級的外援越來越多以后,確實是水平很高,這樣的話,大家都習慣于去依靠他們,去靠他們的發揮解決問題。

到了疫情第二年以后,再加上咱們工資帽等限薪政策,情況開始改變,當然外援依然還占據很重要的地位,大家對他們的期待依然很高,但是有些外援回不來,限薪政策下,俱樂部可能也不太愿意再支付那么高的工資給外援了,所以對外援的限制越來越大了,像上海海港這種受損很小的俱樂部太少了,他們的幾個外援,像阿瑙,像穆伊、洛佩斯、奧斯卡這些隊員都在,所以它這個損失可能是不大,甚至沒有,剩下的影響都很大,不光是我們,還有廣州隊等等。

我們最大的損失就是奧古斯托,他畢竟是隊長,是一個象征性的人物,在場上起關鍵的作用,另外費爾南多也回不來,又加上比埃拉和金玟哉他們倆。所以現在我就要靠我們這些特別出色的中方球員、本土球員。

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也是一個時機,讓他們去提升自己,相互之間去適應好,去把外援們缺失留下的這些空檔填補上,然后把他們的責任分擔了。最好的例子就是稀哲,不光是像平時他能夠傳接球,傳出好球來,而應該是更多地跑動,進入禁區,甚至就是像打大連的時候,兩個關鍵的進球解決問題。當然,不見得說必須他每一場比賽都要這樣,可能下一場是池忠國,下一場是大寶、玉寧,或是其他幾個國腳,每個人每一場,都會有不同的展示,這樣并不難,他們是可以做到的。

當然,我知道不容易去改變你一些習慣踢法,但必須這么去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買到,而時間是買不到的,不過時間雖然買不到,但我可以把這個時間縮短,通過跟他們交流、分析,對他們提出要求,當然最重要的就是通過訓練改變。

◆第一場比賽打完之后,你和張稀哲交流了嗎?第二場比賽他沒有打,你是否后悔,對海港的時候,沒有讓他上?

我倒沒有后悔,因為在中場我們有足夠的人手,尤其是打海港那場比賽,我們還換了陣型,其實這場比賽還是踢得不錯的。因為我覺得那場比賽我們不管是場面上,還是傳接球、創造機會上,都是沒有大問題的。其實稀哲和我都很清楚,一場比賽不讓他踢根本不是什么問題,因為我們的足球哲學就是這樣,一支球隊,好的球隊,不會只是一個人,而是可能是十四五個,十四五個人相對穩定,可能幾個月才會有一兩個人的調整。

◆你是否在通過這樣的方式去激發球員的狀態,比如那場沒讓稀哲踢,第二場稀哲進兩個球,再后一場提前把巴坎布換下了,結果巴坎布第二場進兩個球,是在通過這種方式有意地激發球員狀態嗎?

我不會這么承認的,我認為這都是偶然地湊在一起的事情,按你這么說的話,那我得不斷地換人了。其實你想保持整個球隊好的狀態,保持球員個人的那種狀態,最好的一個方式,就是讓隊員永遠就像在場上,保持一種“踮著腳尖”的狀態,那就是競爭。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你要找到一種平衡,去讓隊員有這種感覺,因為對于一個教練來說,你不能讓任何一個球員感覺到我的位置是十拿九穩的,我永遠不會出問題,但是又不能讓他感覺到自己的位置受到極大的威脅,讓他沒譜了,這也不行,所以一定要找到一種很好的平衡,讓他能夠保持自己很好的狀態、注意力的情況下,又不會心態太亂。因為我需要那些好的球員,那些主要的球員,能夠有一種安穩的心態,能夠去自然地發揮,能夠在場上承擔責任,能夠有勇氣,甚至冒一定的險,可能這就是所謂的統帥一支球隊所謂的藝術吧。

教練要統管25個球員,他們是每個個體,25個個體,而且還是年輕的,挺有名的那種球員,他本身又有很強的愿望,想去踢球,但到了周六、周日比賽的時候,你只要11個人就夠了,但是下一場比賽又要其他的可能11個、12個人,聯賽是個漫長的過程,25個人都是被需要的,所以你要去讓他們25個人都保持好的狀態確實不容易,但你也必須想辦法去做到。

◆《足球》:外援需要調整嗎?

比利奇:這個是俱樂部內部的事務,我跟李總(李明)一直說,包括老板周總(周金輝),我們每天都會討論,每天都會接觸去了解、去問,我們目前肯定是在外援這方面有些欠缺,但是大環境下,不光是限薪的問題,還有疫情、國際旅行這些限制,都不允許我們去太大手大腳地做這件事情,很可能在短期我們只有巴坎布和索薩,但是如果說我們覺得需要增強我們球隊實力的話,那我們可能會考慮新的人選,比如說再引進一個,也有可能。

主要是看能不能讓我們繼續保持爭冠的這種競爭力,因為我們需要在一個比較長的時期里面保持這種競爭力,才有可能達到目標。原來我們就是這樣的一支隊,而且我相信我們隊還會繼續有這個競爭力。

◆賽季前,你提到會在戰術上做微調,四場比賽,國安邊路進攻加強相較以往多了些,而且加強了邊中結合,這是有意的調整嗎?

有一定道理,但是國安本身傳中并不多,我們不是那種以傳中為主要得分方法的球隊,相反,四年了,四個賽季主要是以控球為主的一種打法,想改變是很難的,除非一下子換五六個主力球員,那是輕松地可以改變。過去四年,應該說不是以邊鋒為主的一種打法,八次轉會窗口,主要的一個操作手法是放棄邊路,引進中場,然后你又趕上現在這種疫情,你想通過引援操作去做整體改變是很難的,時間上、包括金錢上,都沒有機會。當然,我也認為沒必要做這個,因為我們目前都不錯,很好。

只是你要想打這種菱形站位,可能對這幾個中場的要求也是很高的,也要有很高的水平才行,唯一遺憾的就是在沒有了比埃拉這種情況下,這方面受損比較大。不過沒關系,不需要抱怨這些問題,我們現有球員的水平還是足夠的,只是需要去調整,去更好地訓練,然后再等待這些受傷球員盡早回來,這樣我們還是可以很有競爭力。對兩個邊路要求更多地參與進攻,這是肯定的,所以對我來說,李磊的回歸、王剛的回歸都很關鍵,特別是王剛,他這個傷影響比較大,他的速度、能力都是很需要的,好在他們的替補、我的其他人選也都不錯。

◆你知道國安有一個情況嗎?就是每逢間歇期或者是聯賽第一場都打不好,假期綜合癥,有這個問題。

這其實是符合邏輯的。國安的國家隊員太多了,國腳太多,可能三周都不能跟我們在一起,甚至是5周都有可能,等他們回來,因為他的心理需要,得放他兩三天假,然后他回來再恢復狀態,等于是一個重置,調整起來會很難,這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對這個是了解的,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去不讓它發生。以前是一年里面30場比賽只有第一場碰到這種問題的可能性大,現在是四場完了要間歇,第5場又會有問題,9場以后又有第三個間歇期了,又有問題,你提醒我這個當然很好,但是他們人不在,這是必須要面對的情況。

我當過六年的克羅地亞國家隊的主教練,作為一個主教練,肯定會覺得能有隊員去國家隊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不管我是在莫斯科火車頭,在貝西克塔斯,在西漢姆等等這些隊吧,我都是這個想法,因為隊員去國家隊以后,他回來那種自信,那種心態,你感覺就會提升一個檔次,甚至你會覺得這個隊員比原來更強了,對自己更自信了。

但是肯定也要付出代價,就像你剛才說的這些,回來以后需要他幾天時間來調整,重新開始一個新的節奏。因為待過一段時間國家隊,可能他的訓練方式,甚至連開會的方式都跟你不一樣,而且在中國的一個問題就是,這種集訓很多。但沒關系,我想辦法,只要努力,總是能解決,只要他們回來健康就可以。因為我知道中國國家隊是一支很職業的球隊,他們訓練得很好,球員去那并不是說去玩了,帶他們野炊去了。

責任編輯:張欣剛
掃描二維碼分享朋友圈
本站部分文字及圖片轉載于網絡,如侵犯到您的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即刻刪除
  •  
  • 點擊量排行
  • 時政
  • 經濟
  • 社會
  • 國內
  • 國際

延邊新聞網舉報電話: 0433-2518770   E-mail:2381244096@qq.com
地址:吉林省延吉市光明街89號 郵編:133000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22120180019
吉ICP備09000490號-3吉公網安備 22240102000346號
? 2007-2021 延邊新聞網 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
延邊網

延邊新聞網
手機端

新浪微博
延邊新聞網

地址:吉林省延吉市光明街89號

郵編:133000

電話:0433-2518770

郵箱:2381244096@qq.com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气球网